Welcome to

珍珠生家园

Home / 想得美 / 左撇子

左撇子

我们一起的故事不多,不时,我却会在脑海里想起一些画面,想不明白那时的我们怎会有如此举动。大概源于内心的一丝好感——瑜琪。

1

北方的冬天格外冷,上一秒从嘴里哈出的热气下一秒就能凝结。北方的寒冷天里大雪纷飞,室内却也暖气十足,温暖包围,相遇使然。

“咱两换个位置吧?”

“嗯?”

“我左撇子。害怕吃饭时胳膊会拐到你。”

估计是反射弧细胞分裂的过长,信息传递几秒才被大脑成功接收,产生反应。“我,我也左撇子。”

“那你,我看你筷子在右手里。”

“我以前是左撇子。现在也是。”话还在嘴里没蹦完,筷子已被瑜琪从右手迅速换到左手里。他也就坐在了她右手边的位置。

他们不是第一次一起吃饭,瑜琪竟然是在上一刻钟才知道他是左撇子,估计是每次他都是坐她斜对面位置,旁边位置是室友在坐的原因。亦或者说她就没抬头看过他,就连说话头也低着,字一个一个从下往上漂出来,声音的大小是刚好够传到室友耳朵的力度,连传播的距离也似乎刚刚好。

他怎么会突然要坐旁边位置,不是一直都是坐对面位置的吗?瑜琪在心里瞎寻思着什么,脑子里一个巴掌啪的盖上去才让自己停止瞎想。瑜琪没敢用筷子夹饭,怕漏出什么破绽,只是戳了戳,然后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时候悄悄把筷子换成勺子,低着头准备把所有饭菜扒得一干二净。反正没动手前她是这么想的。

“琳怎么样了,还好吧?”吃着吃着他突然开口说话。

“嗯,还好,早上已经吃过药了。”字也是一个一个从下往上浮上来,声音的大小刚好够传到他耳朵的力度,传播的距离也刚刚好。

“有什么事记得让她给我打电话。”

“好。我回去时跟她说。”瑜琪以慢半拍的节奏抬头看着他,接着就又低头继续吃饭,只是没过一会儿便彻底放下了手中的“工具”,不肯再继续努力下去。

“你吃完了?”

“嗯,不太饿。我先去给琳带饭了。”然后习惯性的再说了句拜拜后匆忙的离开了座位。

2

他叫岭南,琳叫他南哥,他当然不是她哥,准确说他是她初中同学,在一起久了就变成哥了。他们一起考了同一所大学,不是同一个专业。琳总觉得一直说普通话会被憋死,只有跟岭南在一起随心所欲的用方言交流心里才会舒坦。而最佳时间就是每天吃饭时,这才会在食堂吃饭的范围也基本固定,省去了在食堂相互找的时间和力气,当然也包括电话费。如果不是琳早上起床后突然不舒服,大概也不会有刚才的一幕,一切也继续照常进行,没什么不一样。

瑜琪回到寝室把饭给琳,同时确定琳没什么问题后,就回到自己的位置开始写作业,却怎么也写不进去。满脑子都是吃饭时的画面,说不上来为什么,如果真的要说,那有可能就是尴尬。因为她竟然跟他说她也是左撇子。虽然她曾经是过,可后来在父母的努力下成功右化,后来有过一段必须用左手做很多事的经历,却都是很久前的事情。而今天她却在没有把握还能否用好筷子的情况下准备用筷子解决晚餐。真是尴尬极了。天知道当时她脸和脖子有没有红到耳根,甚至连周围的空气是不是都红透了。

这时手机屏幕闪了几下,是岭南发来的扣扣消息。第一条是两个微笑的表情,第二条是你今天真可爱,第三条又是两个微笑的表情。可爱?怎么就变成可爱了?瑜琪的脸一下子热了起来,硬是觉得可爱一词嘲笑味十足,却还是礼貌的回了个微笑的表情。然后就真的没法再继续学习。

岭南在她的好友列表里很久了,聊天却是第一次。后来他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渐渐熟悉起来。只是后来她都谎称有事或要减肥不吃饭避开和琳一起去和岭南吃饭。

“你真的是左撇子?”手机屏幕亮了,是岭南。

“算是吧。”

“什么叫算是吧?”

“就是小时候是,后来被我爸妈右化了。”瑜琪在手机上敲出这一串字按发送完后,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便连忙补充。“后来摔到过右手,用过左手一段时间。”发出后这才疏了口气。

用过左手那段日子是瑜琪最深刻的记忆。在这之前瑜琪是个有些调皮且玩性十足的孩子,村里男孩子会的她都会,包括爬树也特别在行,手就是从树上掉下来摔断的。大家都觉得瑜琪有必要办休学,她死活不肯,母亲只好每天家和学校两头跑。中药再好,也差不多养了半个月多才能稍微举得动勺子吃饭。瑜琪也不知道当时为什么坚持不休学,每天挎着右手也要去上课。

数学老师说木瑜琪的作业不用交,但她每次都交。用左手写的,每次她都先用书压好本子一角,然后再开始写,歪歪斜斜,大体上却也算规整。就连英语单元测试她也坚持做。那一次测试瑜琪考了第三,成了老师可以拿来和其他同学举例的同学。上了初一英语测试有过好几次,瑜琪从来没及格过,这次之所以考那么好,八成是她背了书上对话交流基本句型和范文的缘故。不管怎样,老师给足了她可以做好学生的勇气。她也真的成了好学生。

这些她差不多都跟岭南说了,当然是切掉后面的,她不想把自己说的太厉害,骨子里带着的谦虚,或者现在的她本来就不厉害,她是这么认为的。

她对岭南了解不多,即使很聊的来,他却很少跟她说他的事,估计男孩子都这样,即便如此,他仍然可以和她聊的很开,每次都准确拿捏到位,让瑜琪习惯上和她聊天。

没过多久,班委组织班级聚会,去日租房,瑜琪包了几乎所有切菜的活。“呀,瑜琪,你是左撇子?”琳惊讶的朝瑜琪喊。

“嗯,是,我切菜用左手,吃饭用右手。”

“我南哥也是哎,切菜用左手,吃饭用右手。高中那会儿他住外面,每次去他那儿蹭饭,看他用左手切菜,我说看着好危险,他就会说那是你觉得。”

“他是右手吃饭?”瑜琪停下切菜,将注意力集中到琳这边。

“对呀。怎么?跟他吃过那么多次饭了别告诉我你不知道。”琳显然对瑜琪的反问有点吃惊。

“哦,我,平时吃饭没咋抬头看他。”

“瑜琪,你真是够了。”顺势将手搭在瑜琪肩上哈哈的笑起来。

瑜琪没有再回琳,一个劲的开始切菜。脑子里却不停冒出同一个问题:他用右手吃饭,那那天是怎么回事,还要坐我的位置,为什么?真是个好奇怪的人。我要不要问问他为什么?

晚上,瑜琪鼓起勇气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嘿,”

“琳说你是右手吃饭,你不是说你是左撇子吗?干嘛骗我?”

岭南回了个微笑的表情。

“微笑代表什么意思?”

“真的要回答?”岭南敲回了五个字。

“嗯,好奇,想知道。”瑜琪没有犹豫的敲回去。过了好一会儿岭南也没有回。

“因为你每次吃饭都安静,很少说话,多数都是琳和我在说,即使说一两句也只够传到琳耳朵的力度,那天琳不在,怕你尴尬,想找点什么话题和你聊天,于是就想到那。”岭南很认真的说着。

“不过我确实也是左撇子,我左右手都可以,只是多数时候用的右手”岭南补充道。

“哦,这样啊。”

“我好像确实有点安静,我不太喜欢和不熟的男生说话。所以很多时候即使一起玩过或者吃过饭,我也记不起人家的模样。”

“那你是不是也还没记住我模样?”

“嘻嘻,差不多吧。”瑜琪敲出这行字的同时加了个调皮的表情。

“不是吧。”岭南加了个撇嘴的表情。

“骗你的啦。我那天看了你两眼,所以,记住了,一直在脑海里。”这样他会不会察觉到什么?该死,竟然这么跟他说,瑜琪发出去后就又有些后悔。

后来他们能聊的越来越多,瑜琪心里的感觉也在千奇百怪的变化着。总之,后来,她心里苦恼极了,心情也糟糕透了。她会不自觉的想起她,想和他聊天,想听他的声音,又不愿意主动找他,却又不自觉的想找,拧巴在一个前进和后退都不知所措的位置,她不知道心里的这种感觉是不是就是喜欢,她很困惑。

“嘿,瑜琪,最近你老是提到我南哥啊”琳用带有戏虐的味道问瑜琪,“你是不是喜欢上他了。”

“哪有,我跟他就是平时会扣扣聊会儿天,然后就没了。我怎么会喜欢他。”瑜琪一下子急了,极力掩饰着,生怕被琳看出点什么来,心跳却不自觉的变快起来。她不是要故意跟琳这样说,只是她不确定那是不是就是喜欢,或者说她还没准备好去喜欢一个人,琳知道了,岭南也会知道。她还没有准备好,所以努力的想把它当做自己的秘密。

“他就是人缘好,走到哪都能认识一堆女生。”琳接着说道。

“应该是吧,所以,我怎么可能喜欢他?”瑜琪接着琳的话说着。

没过多久后,琳有了对象,开始他们还会四个人一起吃饭,琳旁边的位置她男朋友在坐,瑜琪只能坐到岭南旁边。再后来,琳几乎都跟男朋友在一起,瑜琪也不太愿意做灯泡,开始一个人独来独往。偶尔在食堂或者学校其他地方遇到岭南,除了打打招呼好像也没什么可说的。就这样瑜琪一直没敢说出喜欢,默默的,一直努力藏着。

3

 

一天,瑜琪去食堂刚好遇到之前社团里认识的同学,恰巧她也是一个人,两人便一起吃饭。食堂的熟悉位置,瑜琪看到了岭南,但他不是一个人,旁边有个女生,不是琳。

“耶,瑜琪,你是左撇子吗?”

“嗯,对。”瑜琪想都没想就回答了同学,然后开始低着头吃饭。她不是,只是最近右手有些痛,痛得连吃饭都觉得累,所以用左手吃。如果换做平时她肯定会说右手吃饭太累,换换左手。但今天她懒得解释太多,觉得累,便顺口回答了个嗯。

“据说左撇子都很聪明。”同学又继续说了句。

“嗯,对,好像是很聪明。”瑜琪故作微笑模样,轻轻的回答。而后在末尾补了一句:“所以我右化了,才会那么傻”。只是同学不会听到,岭南也不会。因为她是在心里补的最后一句,只有她自己能听到。

 

作者 | 蔡娇艳

珍珠生家园网 | www.zhenzhusheng.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o get the latest update of me and my works

>> <<